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低级错误百出 退回经费就完了?

原标题: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低级错误百出 退回经费就完了?

文 | 酒颜君

近日,一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别委托项目”的学术专著受到了热议,一位业余研究者指出该著作是“一部烂书,质量粗劣不堪”并且挑出了密密麻麻的错误。他向多个主管部门举报,要求撤销此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资助,追究项目立项、结项和审核等各环节评审专家的责任。

针对这一实名举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通报认定该成果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经研究决定,撤销杜海军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子课题“广西石刻总集整理”;被撤销和终止的项目按规定退回已拨经费或剩余资金;项目负责人5年内不得申请或者参与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关于撤销“西南边疆历史与现状综合研究项目”子课题“广西石刻总集整理”的通报)

在作者百般狡辩,所在单位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未能重视问题严重性的情况下,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作为官方单位,主动做出撤项处理,也算是打击了学术不端,维护了国家社科基金声誉。可是,回顾整件事的发生和发展,仅仅是在末端针对举报处理项目申请者,并不能彻底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况且,作者所在单位至今仍未对学术不端的教授有任何回应,如此包庇的做法不该是一所高校对学术造假应有的态度。

本次遭到举报被撤销的专著,是由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杜海军主持的《广西石刻总集辑校》,这本《辑校》的内容是对广西各地的石刻进行编辑和校对,可呈现出来的成果中所犯错误却有些低级。

(《广西石刻总集辑校》封面 图片来源:石身志的微博)

比如,某碑文前两个字是纪年的“庚辰”,书中写为“东长”;还有碑文落款中的时间是“民国三十年”,但在书中成为“民国二十年”等等。举报者直言不讳地指出:“仅一通三百多字的民国石刻,杜海军团队的辑校内容错误就多达五六十字。哪怕请一个细心一点的中学生抄录整理这类民国石刻,也绝不会犯如此多的低级错误。”

(石身志发出他校勘后的《辑校》内容,勾划之处密密麻麻 )

多处明显错误表明,此书最基本的编辑和校对工作都没能认真完成。更可怕的是,该书在说明中明确称课题组经过实地考察,还详细标明了录入者的姓名。而在举报回应中,课题负责人却承认了存在没见到碑却说见到的情况。如果说抄写是失误,那么“没见到却说见到”,还将书中内容编造的极有可信度,那就是赤裸裸的有意行骗了。很难想象,作者立项的本意,到底是想踏踏实实做学术,得成果,还是为了坑蒙拐骗赚取国家经费。

该项目成果自出版五年来,获得了诸多好评,当然,也误导了大家五年。2016年他还获得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著作类一等奖。并且在今年的《中国社会科学报》上,还有多位来自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广西师范大学等高校的教授发表了对该成果的高度认可之言。

就是这样一部获得国家基金的项目成果,在业余人士都能指出明显错误的情况下,项目负责人所在的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对此事却十分袒护,只承认存在少量错误,并抱有侥幸心理准备用修订完善蒙混过关。只字不提此项目作为国家级别的项目,是否存在学术不端问题,也无意启动调查或自查。

(吴大顺院长的回应 来源:紫牛新闻)

作者本人杜海军教授在面对举报和批评时,同样没有反思悔过之意。他先是狡辩《辑校》错误是因为参考的文献本就有错,殊不知,自以为高明的回应却暴露出自己的作品存在“抄作业”的现象。不仅如此,他还号称这种做法是各级评审专家都认可的。不正视自己的错误直接甩锅给评审专家,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不端,不过也恰好提醒了我们去追问:《辑校》是如何成功通过各个环节审核的?牵涉到的权威出版社,很多位研究者、审议专家和管理部门是否该做出合理的解释?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无论是在社会领域还是专业领域,都应具有导向性、权威性和示范性,《广西石刻总集辑校》作为冷门的文献整理,应该具有文化传承意义,本身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项目,这样一个国家级别的项目,如果评审把关不严格,才是真正有损国家社科基金声誉的行为。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被撤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3年上半年,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通报了4次学术不端案例,共涉及14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并首次公开存在问题的具体课题、主持人单位和姓名。2015年7月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验收工作中,发现两个项目存在严重的学术规范问题,决定撤销项目。

(2019年4月6日,杜海军主持国家社科基金招标重大项目《六朝石刻汇校集注》开题报告会,目前该项目也被撤销)

多起被撤项目暴露了项目审查确实还存在漏洞。那些“拿着国家的钱玩复制粘贴”的学术不端行为,国家社科基金就应当严厉些、再严厉些,否则就是对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不公平。想要维护国家社科基金的纯洁和尊严,一方面要求申请人自觉自律,另外也要靠项目审核严格把关,不给有些人可趁之机,也就不会有人抱有侥幸心理来碰碰运气。

这本已经出版了5年之久的基金成果,如果不是碰到了业余研究者的举报,那么这本漏洞百出,错误连篇的《总集》是否就可以打着“国家官方认证”的大印作为参考书一直流传下去?项目组是不是也能顺利得到国家经费?作为国家级项目,即便有漏网之鱼,也该具备自查自纠系统来挽回损失。

据新闻报道,专家介绍称一期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资金为80万元。从历来的处理结果看,相关结构在处理学术不端时最多就是要求退回项目基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不惩罚就不惩罚,能不开除就不开除,能行政制裁就不用刑事制裁。

我们都知道,在我国的刑法体系中,偷钱和骗钱,并非还钱就能了事,当事人要相应承担盗窃罪和诈骗罪。那么对于学术不端、骗取科研经费的,即便是“骗”到国家级别的层面,且数额巨大,也鲜有动用刑事手段的案例。其实,这样的处罚并不利于维护学术纯洁,想要提高大家对学术道德重要性的认识程度,还需要更完善的法律制度,来解决学术不端问题。返回大发彩神下载—大发彩神APP,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彩神下载—大发彩神APP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彩神下载—大发彩神APP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彩神下载—大发彩神APP热点
今日推荐